首 頁  |  微點新聞  |  業界動態  |  安全資訊  |  安全快報  |  產品信息  |  網絡版首頁
通行證  |  客服中心  |  微點社區  |  微點郵局  |  常見問題  |  在線訂購  |  各地代理商
 

一項重大原始創新何以大難不死——北京東方微點公司起死回生始末
來源:科技日報  2009-02-17 08:40:57

        2008年10月18日,一個普通的日子,但對北京東方微點公司來說,卻具有特別意義。

  這一天,員工們欣喜地傳閱著一封來自北京奧運會開閉幕式運營中心的感謝信。這封并不長的感謝信指出,北京奧運會開閉幕式運營中心自使用能有效防范新病毒和未知病毒的微點主動防御軟件以來,中心網絡信息系統成功阻止了黑客和各種病毒對運營中心數百臺電腦的攻擊和入侵,從未發生過開閉幕式有關方案等各種信息泄密事件。“微點主動防御軟件作為北京奧運會開閉幕式運營中心唯一使用的反病毒軟件,為保障開閉幕式運營中心網絡信息系統的安全高效運行和奧運會、殘奧會開閉幕式各項工作的順利進行,作出了突出貢獻”。

  讀著感謝信,手捧北京奧組委頒發的“突出貢獻”紀念證書,劉旭,這位著名反病毒專家,熱淚長流。微點主動防御軟件在北京奧運會開閉幕式運營中心的應用,標志著我國自主研發的主動防御計算機病毒技術,成功經受了北京奧運會、殘奧會的重大考驗,打了一場漂亮的信息安全主動防御戰。但是,外人難以想像的是,微點公司是在背負著一個巨大“黑鍋”的壓力下,憑著獨有的創新技術,贏得了北京奧組委對微點主動防御軟件的認可。

  “這榮譽來的太心酸,這自豪來的太不容易。”記者昨日采訪世界首套主動防御軟件———微點軟件的創新歷程時,劉旭如此對記者說。

  原始創新:撼動了誰的恐慌神經

  凡使用過計算機的人,幾乎都用過殺毒軟件,對殺毒軟件只能查殺老病毒,很難對付新病毒和未知病毒的缺陷不無感觸。盡快研發能夠主動防御新病毒和未知病毒的新型反病毒軟件,不僅是廣大用戶的迫切需求,也是國際反病毒公司競爭的焦點。誰能最先開發出滿足這種需求的新一代反病毒產品,無疑將在市場競爭中占據很大的優勢。

  著名反病毒專家、瑞星殺毒軟件的原設計者和發明人劉旭,辭去北京瑞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兼總工程師兩年后,創辦北京東方微點信息技術有限責任公司,帶領科研人員開始了以防新病毒和未知病毒為主要功能的新一代反病毒產品的自主研發,并在國際反病毒領域率先創立“監控并舉、動態防護”主動防御體系,成功研制了以程序行為監控、程序行為自動分析、程序行為自動診斷為技術特征,與殺毒軟件思路完全不同的反病毒產品———微點主動防御軟件,實現了反病毒技術由被動事后殺毒到主動防御的重大跨越,同時申請了6項發明專利。

  2005年5月13日和5月31日,光明日報在顯著位置發表了劉旭關于“殺毒軟件亟待克服重大技術缺陷我國應盡快研制主動防御型產品”和“主動防御電腦病毒并非天方夜譚”的觀點,對國內殺毒軟件廠商產生了巨大的沖擊。

  正是劉旭發表的觀點在業界產生的反響和微點主動防御軟件研制成功的消息,特別是業界關于微點主動防御軟件可能帶來反病毒市場格局變化的評價,引起了殺毒廠商尤其是國內最大殺毒廠商北京瑞星公司的極大恐慌。瑞星公司非常擔心瑞星殺毒軟件的市場前景,而恐慌的背后便是要想法阻止微點主動防御軟件上市銷售。但是,瑞星公司深知用正常的商業競爭手段無法阻止微點軟件上市。在獲悉微點主動防御軟件研制成功的消息后,瑞星緊急找到了時任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網絡安全監察處(以下簡稱網監處)處長于兵,共同商量對策。于是,一個通過制造假案阻止微點主動防御軟件上市的陰謀出籠了。

  劉旭和微點的厄運由此開始。

  滅頂之災:微點軟件遭飛來橫禍

  正當微點公司緊鑼密鼓為產品上市銷售做準備時,2005年7月5日起,微點公司莫名其妙地被網監處調查。網監處先是以“反病毒公司資質調查”為由,后又以“未采取安全防范措施”的案件調查為名,對微點公司進行了一個多月的“檢查”,頻繁傳喚包括專家劉旭在內的公司管理、研發人員。同年7月21日,辦案人員將扣押的裝有微點核心技術的計算機送到瑞星公司。劉旭對記者說,慶幸的是,微點公司對被扣計算機中的核心技術數據采取了嚴格的加密,這增加了瑞星公司竊取微點主動防御軟件源程序等的難度。于兵通過辦案人員給劉旭“指明”兩條出路,“一是把公司賣給像瑞星這樣有實力、有背景的公司,二是不要在北京設立公司,搬回原籍福建”。

  2005年7月28日,網監處對微點公司副總經理田亞葵刑事立案。8月30日凌晨,網監處以涉嫌“故意傳播計算機病毒”為由,將田亞葵刑事拘留。9月6日,網監處以微點公司涉案為由,給全國唯一防病毒產品檢測機構———國家計算機病毒防治產品檢驗中心發公函,要求其對微點主動防御軟件不予檢測,達到了阻止微點主動防御軟件上市的目的。

  不僅如此,為詆毀微點公司聲譽,網監處還向媒體發布了微點公司“放毒”的假新聞。2005年10月22日,一條題為“北京破獲全國首例故意傳播網絡病毒案件”和“全國網絡病毒第一案告破,殺毒公司傳播多種病毒”的消息,在北京和全國各大媒體刊出,震驚業內外。

  網監處向媒體發布的“國內首例防病毒公司傳播病毒案”的這條消息稱,2005年7月2日,北京市公安局網監處接北京多家防病毒公司報案,稱本公司互聯網上病毒監測預警平臺顯示,2005年1月以來,計算機病毒一直呈上升趨勢,尤其五六月份達到高峰,傳播范圍有擴大的趨勢。接報后,網監處立即開展“調查”工作。消息稱,“北京東方微點信息技術有限責任公司在世界首創主動防御病毒軟件,打破了對于計算機病毒全世界只能被動防御的局面。然而,該公司在軟件研制過程中,違規在互聯網上下載、運行多種病毒”,“致使計算機病毒在互聯網上大量傳播,嚴重危害網絡安全,造成重大經濟損失”,“這宗故意傳播網絡病毒案在全國尚屬首例”。“8月30日,公安機關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六條第三款的規定,將涉嫌‘故意制作、傳播計算機病毒等破壞程序影響計算機系統正常運行造成嚴重后果’的該公司副總經理田亞葵刑事拘留”。

  “防病毒公司傳播病毒”的新聞迅速在社會傳播,唾罵聲四起。對反病毒廠商來說,沒有比背上這樣的“黑鍋”更令用戶鄙視了。微點公司如同被釘上了十字架,聲譽掃地。不僅如此,網監處還通過網絡和電視,通緝另一名員工崔素輝,造成微點員工人心惶惶。

  然而,誰也不會想到,這起震驚全國的“國內首例防病毒公司傳播病毒案”是有人陰謀制造的假案。

  官商勾結:制造假案用心何在

  我國對病毒防治產品實施銷售許可證制度。按照規定,申請銷售許可證,必須提供企業經營執照、產品研發備案證明、公安部指定機構的產品檢測報告三個要件,而檢測機構的檢測報告尤為關鍵。沒有檢測報告就無法拿到銷售許可證,阻止微點主動防御軟件檢測也因此成了瑞星公司和于兵阻止微點主動防御軟件上市的毒辣手段。

  來自北京紀檢部門的信息證實,原北京市公安局網監處處長于兵就是在微點公司辦理產品上市相關手續之際的2005年7月初,接受北京瑞星公司的請托,指令網監處案件隊副隊長張鵬云“鏟”了從事計算機病毒防范軟件研發業務的東方微點公司。

  要“鏟”反病毒公司,最直接最致命的莫過于讓其背上“傳播計算機病毒并造成重大損失”的罪名。2005年8月,于兵指使張鵬云和網監處產品管理科副科長齊坤,到北京思麥特管理顧問有限公司和北京健橋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管理部,調查了解公司電腦被病毒感染及造成損失的情況。在聽取張、齊二人匯報上述二家公司有病毒感染但未造成損失的情況下,于兵仍授意二人讓思麥特公司和健橋證券公司,分別出具了10萬元虛假損失的證據材料。

  微點公司副總經理田亞葵被刑事拘留后,由于缺少報案材料,2005年9月,于兵指使張鵬云、齊坤到北京江民新科技術有限公司、北京金山軟件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啟明星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做工作,讓這些公司分別出具了虛假的“病毒暴發”報案材料。

  為對田亞葵傳播病毒案件涉及的“損失”進行評估,瑞星公司常務副總趙四章向于兵推薦了由瑞星公司獨立監事鄒某為合伙人的中潤華會計師事務所。網監處將該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虛假評估報告,作為認定田亞葵構成“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和“侵犯商業秘密罪”的主要證據。

  網監處在案件調查中“認定”,田亞葵所用的與互聯網連接的筆記本電腦中,有4種病毒于2004年12月21日被激活,通過ADSL向外傳播,造成較大損失。經北京紀檢機關調查,網監處指證的田亞葵筆記本電腦上網的ADSL當時還沒有開通,這部ADSL是在幾個月后的2005年4月1日才開通使用。而所謂的田亞葵“激活”4種病毒,也與事實相違背。經國家信息中心電子數據司法鑒定中心重新鑒定,在田亞葵筆記本電腦中僅發現上述4種病毒中的3種病毒,而且從未被激活過。

  據北京紀檢部門調查,“北京東方微點信息技術有限責任公司傳播計算機病毒案件”,是于兵應北京瑞星公司之請托,指使張鵬云、齊坤,調取假報案、假損失、假鑒定等證據材料制造的假案。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這一假案造成微點軟件上市受阻近3年,企業蒙受直接經濟損失3000多萬元,微點聲譽受到極大傷害,公司背負的“防病毒公司傳播病毒”罪名,至今還未得到公開平反;無辜鋃鐺入獄的田亞葵和被通緝的年輕員工崔素輝更是身心受到摧殘。

  不棄不離:艱難的取證舉報路與正義的支持

  微點副總田亞葵被捕后,研發部負責病毒庫保管、年僅23歲剛剛大學畢業的崔素輝,也無辜遭到了警方通緝。小崔東躲西藏不敢來上班,幾年不敢回老家河北過春節。2006年除夕夜,小崔躲在福州的一家小旅店里,嚎啕大哭。問蒼天,為什么自己有家不能回?!

  在網監處三天兩頭來研發部傳喚訊問技術人員的情況下,員工們擔驚受怕,有的員工見到穿警服的就緊張,研發工作受到很大干擾,無法正常進行。為保存公司研發實力,劉旭做出了把研發部從北京悄悄轉移到福州的決定。為了員工的人身安全,劉旭特意將20多人的火車票終點站買到廈門,但安排大家在離福州較遠的一個小站下車,然后找了兩輛中巴車在夜深人靜時把研發部員工接到了福州,而這一轉移就是兩年。

  在田亞葵被逮捕和崔素輝被通緝后,劉旭清楚地知道,這個時候公司更不能沒有自己。一方面,研發人員的情緒不穩定,最需要鼓勵,更需要主心骨;另一方面,必須盡快向有關部門舉報微點無辜遭陷害的重大情況。為了保證自己的通信安全,劉旭每天在自己的包里裝著9部手機,用9個手機號與研發負責人和公司高層等單線聯系。

  2005年中秋節前后,為防止辦案人員跟蹤,劉旭多次路過家門而不敢回。連續幾天,劉旭每晚都要換幾個賓館,最多的時候一晚上換了5個地方躲藏,他不知道自己要躲到哪一天。對攻克技術難題從不服輸從不低頭的劉旭,看著萬家燈火,中秋節晚上留下了悲憤的淚水。但是,劉旭始終堅定著一個信念,在提高自主創新能力已經成為國策的今天,微點公司研發的對用戶、對國家信息安全都有現實意義的主動防御軟件,一定會得到國家保護。作為首善之區,在建設更加和諧自主創新環境的當前,造假陷害微點的“黑手”最終會被查辦,正義一定會戰勝邪惡!

  正是抱著這樣樸實的信念,在產品拿不到銷售許可證的情況下,微點公司以測試版供用戶在網上下載測試和免費試用近3年,不斷完善產品,創了軟件公測時間之最。劉旭以自己的信念和對技術的執著凝聚公司員工的同時,從書店買回一大堆法律書籍。他拿出了研究病毒的韌勁開始鉆研厚厚的法律條文,并開始了大量艱難的取證。

  劉旭邊取證邊向有關部門上訪、舉報和反映情況,尋求正義支持。2007年5月,劉旭向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等國家有關部門的舉報,得到了高度重視。經最高人民檢察院認真調查和過問下,同年11月20日,田亞葵在被羈押11個月和取保候審12個月后,北京市海淀區檢察院對田亞葵做出了不起訴的決定。微點主動防御軟件在被封殺長達兩年半后,獲準向國家計算機病毒防治產品檢驗中心辦理產品上市銷售前的檢測手續,為申請產品銷售許可證掃除了障礙。微點主動防御軟件在通過國家檢測機構檢測后,終于獲得被阻撓了近3年的銷售許可證。

  劉旭的境遇也受到了中央主要媒體的高度關注。新華社先后3次以內參的形式做了報道,呼吁保護原始創新成果?萍既請笤2007年12月19日和12月25日,在顯著位置分別以《微點軟件的上市之路為何如此艱難》和《誰保障自主創新成果不遭封殺》為題,對于兵封殺微點軟件的事件進行了披露,發出了“微點事件”背后到底是否另有“黑幕”,背后到底是否有“黑手”,“黑手”到底有多長的拷問。

  與此同時,微點主動防御軟件作為重大原始創新成果,得到了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權威機構北方計算中心在組織了專門的攻防測試后,給予高度評價,認為“微點主動防御軟件的研發成功,是反病毒核心技術的重大突破和創新”,并建議國家有關部門予以重視和支持。微點主動防御軟件更因其技術的獨創性,被科技部列入國家863項目,這給逆境中的劉旭和微點公司以巨大的精神鼓舞,使劉旭更堅定了對自主創新的信念。

  也就在北京奧運會前夕,北京市紀委接到實名舉報,反映原北京市公安局網監處處長于兵、案件隊副隊長張鵬云、產品管理科副科長齊坤存在徇私枉法等問題。市紀委高度重視,成立專案組對于兵等人的嚴重違法違紀問題進行立案調查,F已查明,于兵涉嫌收受瑞星公司賄賂、利用職務便利貪污公款,涉案金額巨大。齊坤涉嫌收受瑞星公司常務副總趙四章的賄賂。據來自檢察系統的消息,于兵涉案金額高達4000多萬元。

  據紀檢部門調查,于兵還存在變造戶口、私辦護照和境外身份并擅自多次出境等問題。于兵持有5本因私護照,自2001年以來持因私護照出境30次。2008年7月23日,于兵潛逃。9月10日,于兵被北京市檢察院批準逮捕,9月18日被抓捕歸案。10月7日,張鵬云、齊坤被北京市檢察院批準逮捕。目前此案已移送司法機關。

  來自紀檢部門的信息證實,因涉嫌行賄,瑞星公司常務副總裁趙四章2008年8月1日準備出境時,在首都機場被紀檢機關帶走接受調查,現已被檢察機關批準逮捕。

  讓微點蒙冤3年的假案終于真相大白。在國家相關部門的大力保護下,歷經磨難的微點主動防御軟件,再次邁開了新的創新歷程。(本報北京2月16日電)

免費體驗
下  載
安裝演示

彩票玩法双色球